丰韵54 FY54.com Ctrl+D
第4色图片_咪咪色导航_五月天色情网战视频_桃色天堂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spicecurry.net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凋零的校花

时间:2018-09-14 放暑假了。西蒙要带湘湘去南方一个滨海的开放城市先玩一个星期,再陪湘湘一起回家。飞机在那个滨海城市缓缓降落下来。西蒙的朋友,一个叫本博美国人在机场迎接他们。湘湘第一眼看到本博,就对他没有好感。相貌丑陋,儘管没有西蒙高大,但也很粗壮。敞开的衣襟露出浓密的胸毛。比湘湘小腿还粗的胳臂上也长满浓密的硬毛。整个像个人熊。一双小眼睛闪着淫邪的光。
一见面就把湘湘上上下下的打量,还使劲盯着湘湘的胸脯看,彷彿要穿透湘湘薄薄的衣衫。
还时不时的找机会在湘湘的裸露的胳膊上摸一把,捏捏湘湘的小手。本博用车把西蒙和湘湘接到了大海边的餐馆,招待了西蒙和湘湘吃了晚饭。然后回到了他的住所,一栋独立的别墅。
下车时,本博斜瞄着湘湘,用生硬的中国话隐晦的向西蒙开玩笑说「别让湘湘小姐受不住啊。」西蒙不置可否的一耸肩。一进门,几只高大的花斑狗迎上来,吓的湘湘直往西蒙身后躲。
进到别墅后,他们却没有回房间,而是把湘湘带到了半地下的健身房。湘湘不由的疑惑起来。
她一回头,看到西蒙和本博在坏笑,突然有一股说不清的不祥之兆涌上心头。一进到健身房,西蒙就迫不及待的当着本博的面要撸下湘湘的吊带衫。湘湘羞红了脸使劲推开西蒙的手,把被西蒙撸下的肩带又提了上去。西蒙和本博相对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西蒙一把抓住湘湘的胳膊,稍微一用力,就把湘湘的胳膊扭到了后边,疼的湘湘大声喊:「轻点,你要干什么。」「给你脱衣服。」西蒙有点狠狠的说。同时,把湘湘的吊带衫向上撸起。这时本博也扑了过来,抓住湘湘的另一只胳臂,还没容湘湘反应过来,就和西蒙一起象剥笋一样一下子把湘湘的吊带衫撸了下来。湘湘一面大叫一面拚命反抗。可是两个大男人在淫笑中很轻鬆的就剥下了湘湘小巧的短裤。
紧跟着,一个塞口球塞进了湘湘的嘴里。湘湘再也叫不出来了,只能低沉的哼哼。
湘湘还在做拚命的挣扎。但在两个高大的美国大男人面前,湘湘的挣扎显的那样无力。她像一个小巧的玩具娃娃,被轻而易举的分开双臂,手腕被皮製手铐吊在了一套运动器械的横粱上。
脚要踮起脚尖才能站在地上。
全身上下只有乳罩和三角内裤。明亮的灯光照耀着湘湘洁白如玉的侗体。由于被吊的缘故,湘湘不由的挺着胸脯,小巧滚圆的乳房把乳罩高高的顶起,被拉展的躯体更显婀娜。西蒙笑瞇瞇的对湘湘说:「美丽的爱是属于大家的。朋友们都可以分享我对你的爱。你是美丽的天使,天使要把爱带给每一个人。人们有权力享受你的爱,这是仁慈的上帝赋予每一个人的权利。」
西蒙抚摩着湘湘细细的腰肢,继续对湘湘说:「儘管我和本是好朋友,但按照美国的传统,什么事都要通过竞争,竞争才会公平。因此我们要进行先享有你的竞争,祈祷我胜利吧。」说完,一把扯下了湘湘的无吊带乳罩。
湘湘的乳房弹跳出来,美丽而光洁,骄傲的乳头象含苞欲放的花蕾。
湘湘拚命扭动着身躯,带动雪白圆润的乳房不住的颤抖,更增添了几分青春的活力。西蒙一只手继续抚摩着湘湘的腰肢,另一只手摸上了湘湘的乳房。
「啊,太美丽啦。」本博也凑过来抚摩着湘湘的乳房。
湘湘拚命的扭动身躯,想躲避那些骯髒的手。可是,被高高吊着的而拉长的身躯只能在原处扭动,根本无法躲避。儘管皮手铐有厚厚的软皮内垫,湘湘的手腕还是被扯的涨痛。紧张、恐惧、痛苦,汗水顺着湘湘的鬓角流了下来。
「怎么样开始我们的竞争呢。」西蒙一面抚摩着湘湘的乳房,一面向本博问道。
「就从这两座美丽的山峰开始吧。」本博一面抚摩这湘湘的乳房,一面回答。
「好的,怎么决定胜负。」西蒙表示同意。本博拍拍一直在抚摩的湘湘的那只乳房说:「这只是我的。」
又指指西蒙一直在抚摩着的湘湘的另一只乳房说:「那只是你的。」然后又捻着湘湘的乳头说:「我们用小弩射击,距离这个美丽的花蕾近的有优先的权力。」两个男人放开了湘湘,走到离湘湘大约三、四米远的地方。本博拿出一张象小手枪似的弩弓和两支小弩箭说:「我先开始。」本博说完,将一支弩箭上在弩弓上,叉开两腿,双手平端,向湘湘瞄準。
湘湘吓的紧闭两眼,更加使劲的扭动身躯。
随着弩铉「砰」的一声响,湘湘只觉的右边乳房外侧一凉,弩箭沿着湘湘右肋外擦过。儘管没有射中湘湘,可那一凉连惊带吓也激出湘湘一身冷汗。
本博无奈的摇摇头,把弩给了西蒙。西蒙毫不怜惜的向湘湘射出一箭。
刺痛在左乳房爆发。湘湘疼的大叫一声,可是通过塞口球,变成了沉闷的惨哼。又一身冷汗,使湘湘头髮湿漉漉的,胸口迸出大粒汗珠,顺着乳沟淌了下来。
弩箭插在湘湘左乳乳头的旁边,不停的颤抖。
疼痛从伤口向整个左乳扩展。疼的湘湘眼泪刷的流了下来。
西蒙一声欢呼,一步窜到湘湘的身前。伸手拔下了湘湘乳房上的弩箭。又是一股剧痛,湘湘不由的要弯腰含胸,可是可恶的手铐扯着湘湘高高吊起的双臂,湘湘弯不了腰,也含不了胸,而且手铐勒的手腕生疼。湘湘只能任由疼痛在乳房上肆虐。湘湘疼的眼泪不停的流下,哭声通过塞口球变成凄惨的呜咽。
随着弩箭的拔出,大滴的鲜血绽了出来,染红了湘湘的乳房。西蒙立刻把嘴凑上去,含住湘湘的乳房,使劲的从伤口里吸血。牙齿咬在湘湘的乳房上,使受伤的乳房更加疼痛。疼的湘湘头晕目眩,站立不住,全身无助的挂在吊着手腕的手铐上。手腕也像要断裂一样炸痛起来。肩肘也撕裂一般的疼痛。
本博无奈的耸耸肩,走到一旁,打开电视。电视中央是被悬挂的湘湘和象狼一样在湘湘乳房上啃着的西蒙。西蒙一面啃吸着湘湘的乳房,一面用一只手托着湘湘的腰肢,另一只手把湘湘的三角内裤褪到了膝盖下面。然后将毛绒绒的中指使劲钻进湘湘紧闭的大腿,抠进湘湘的阴户。